地址:北京西长安街北侧梅地亚中心(复兴路乙11号)

社科院专家介绍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伟大历史意义

2015年08月28日 13:01:19 来源:新华网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我想请问各位专家,刚才专家也提到在反法西斯战争以及中国抗日战争过程中,美国和英国是一个同盟国的关系,包括中国也是东方的主战场。但是在70周年这么一个比较重要的时刻,好像西方国家的官方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支持或者是热情,我想请几位评价一下怎么看待历史意义和现实利益考量的关系。谢谢。

  汪朝光:您的问题确实很有意思。据了解,新闻中心记者会还有七场,可能更多专家比我们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但就我个人理解,当年在二战中,中国、美国、苏联、英国确实是同盟国,大家确实携手合作打败了德日法西斯在全球范围内的侵略和扩张,应该说这种同盟国的关系也是世界人民或者有关国家人民的共同历史记忆。但至于现在,我们的纪念活动西方怎么看待的问题,我觉得这和国与国之间的现实关系和国际形势的发展也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比如二战期间的同盟国在携手打败了德国和日本之后,就很快爆发了冷战。冷战本身就造成了同盟国的分裂,尤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东方阵营。所以二战之后很多对国际事务的处理,就显示了阵营分裂带来的影响。比如在座的诸位记者,如果对历史有研究,也知道1951年处理对日问题的旧金山和会,中国居然没有被邀请参加,要知道中国是这场战争的最大受害者,也是这场战争最英勇的抵抗者。所以其实这种国与国之间各种基于现实利益的考量当时就已经发生了。

  8月28日上午10时,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中心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培林,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李学通介绍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伟大历史意义等方面情况。图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提问。新华网 郭小天 摄

  现在冷战虽然结束了,当年这两大敌对阵营不存在了,但是我个人理解,国与国之间还是有很多现实的考量,所以西方国家可能对这场战争和中国的看法会有某些不一致的方面。我们纪念这场战争,我们纪念的是中国人民的英勇抵抗,纪念的是我们对世界公道、正义、和平的贡献,我们也邀请其他国家来参加,我们也希望其他国家来参加。来的都是客,我们都很欢迎。但是其他国家,比如出于他们自己的考量,他可能愿意参加,或者不来参加,或者有各种考量,我们也表示尊重,那也是他出于他国家利益的考虑。但是我相信,比如我也经常去美国访问,或者去欧洲访问,其实和他们当年参加过二战的老兵有时也聊起来,大家也有很多共同的语言。因此,这样一段历史的记忆,我相信是会长久留存的。

  以上是我个人的理解,谢谢。

  李学通:我补充一下汪所长刚才谈到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我觉得这个问题除了汪所长刚才提到的战后历史和现实政治的角度之外,还有一种学术的角度。我们在研究历史问题中,与西方学术界的交流不够,这实际上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的“我们要加强和国际学术界的交流”的原因。前两年一位英国学者写的一本书叫《被遗忘的盟友》,讲的就是中国战场。我们的抗战历史在西方不被了解,你说是西方中心论也好,或者是什么也好,一般的普通民众或者学术界对我们这段抗战历史的情况,对东方主战场对世界整个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了解还是太少。我们主观认为我们做的研究和国际学术界的交流还有提升的空间,如果我们与他们进行更多的交流,了解我们这段历史,他们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看法。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方面吧。谢谢。

  日本每日新闻记者:请介绍中国为什么在9月3日这一天举办纪念活动?谢谢。

  汪朝光:刚才我也说了还有很多场发布会,可能会有其他的学者比我们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您的这个提问也很有意思,一开始李院长已经说到中国今年纪念活动意义。我想补充的是包括和您刚才问题也有关系的,其实中国对抗日战争的纪念并不始自今日,并不是从今年开始的。这场战争恰恰是对中国有太重要的意义了。中国人民其实始终在纪念这场战争,在怀念当年为国捐躯的牺牲者,在维护世界和平。所以其实在1945年以后,每逢“五”或者中国一般通常所为的“逢五”或者“逢十”,其实都有各种不一样的纪念活动。比如翻翻当时的报纸,1975年、1985年、1995年都有各种不同的纪念活动,这是一以贯之的。当然,今年具有特殊的纪念意义,确实我们进行了阅兵活动。因为我是研究历史的学者,但是我个人理解,其实阅兵活动并不是从中国开始的,世界各国都有各种各样的阅兵活动,尤其是在战争胜利的纪念日。比如我们知道法国每年7·14的国庆也有阅兵,苏联或者后来的俄罗斯在纪念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的时候也有阅兵,而且他们基本上是每年都进行的。

  所以我觉得今年在这样的一个场合,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下,中国举行阅兵仪式也凸显了我们对这场战争的记忆,凸显了我们对这场战争胜利的纪念,尤其凸显了我们对维护世界和平、正义、人道、公道的决心。所以我个人并不认为它一定具有某种特殊的含义。我也看到网上的一些言论,是不是中国要强大了,要展示“肌肉”或者什么,我个人理解真没有这样的意义。我觉得中华民族真的是爱好和平的一个民族,我个人就是做历史研究的,包括中日两国之间,中日人民之间其实有很多友谊的往来。

  我跟大家说一个和本所有关,也和历史有关的事。我们前所长刘大年先生是抗日战争的亲历者,在根据地工作。当年在战争环境下非常艰苦,他有一次得了重病,可以说生命垂危,谁挽救了他的生命呢?是一位日本医生。这位日本医生就是参加了日本侵华军队派遣到中国的,后来被八路军俘虏了。后来通过对他的教育,他转变了对战争的认识,从而转变了立场,成为了根据地的一员,挽救了许多中国根据地民众的生命。所以可见,当年参加战争的日本士兵,当他们了解真相,感受良知之后,也会转变立场,更别说广大的中国人。比如我们熟知的聂荣臻将军救过的日本小女孩,我们也知道大量日本民众在失败之后被遣返的过程中环境很困难,中国民众伸出了援助之手,给予了人道主义的关怀。当然,这个话说得可能有点远了。我的意思就是说,就我个人理解,阅兵并不是是展示我们的肌肉或是什么,我更愿意把它理解为,表示对世界和平正义的决心,也是对我们先人牺牲的一种更好的纪念而已。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责任编辑: 林汇东]

新闻中心网站
微信公众号